秦俭,王主任(我的身上有条龙)_甲骨人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我的身上有条龙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甲骨人

简介:他是个孤儿,因为出生时被人在秦水桥捡到了,所以叫秦俭
“秦”是秦始皇的秦,却让他跟荆轲扯上了关系;“俭”是节俭的俭,却让他从事了捡破烂的职业
  秦俭问大师:”可否给我换个霸气一点儿名字?不要让人听着好抠门的感觉
”  大师说:”你这个“俭”字,有讲究
”  秦俭说:“有个毛毛虫讲究啊,说来听听
”  大师凝望着秦俭的脸,端详了半天,然后用牙签从牙缝里挑出一条肉丝,又重新吞了回去,微笑着对秦俭道:“小秦啊,你想想看,这个俭字,是不是有个单人旁?”

角色:秦俭,王主任

我的身上有条龙

《我的身上有条龙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:跳跳舞杀杀人

夜黑风高。
当秦俭在电线杆子上,贴完最后一张“酒店招聘”时,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。
为了弄清楚跟踪者是谁,他停下脚步,蹲在一家便利店旁,假装正投入地看着《动物世界》。当赵忠祥说到“雨季结束了,又到了交配的季节……”时,他突然一个转身,发现有道黑影,闪进了最深的巷子,而且黑影子还长了条尾巴。
“难道是狐仙?”
秦俭吓了一跳。最近他老是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,梦里有杀手、僵尸、还有怪兽。如果白天韭菜吃多了,搞不好还会梦见身材旖旎的狐仙。
不管是不是狐仙,总得先给他点颜色瞧瞧。秦俭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,使劲冲黑巷子砸去,听到“哎呦”一声后,他拔腿就跑。
大约跑了三四条街,他拐进了东湖公园。
晚上九点半,公园里随处可见少儿不宜的场面,秦俭挑了个清静点的地方,掏出一支白沙,准备给自己压压惊。
突然,他身后的灌木丛,“嗖”的一声,有个大动静。秦俭吓得跳了起来,他万万没想到,跟踪者就藏在自己身后。
“滚出来!”
秦俭最讨厌被人跟踪了,他扯着嗓子吼了一句。
当他拿着一块砖,正要冲过去时,那一排长长的灌木,被一双青筋暴露的大手分开了。伴着一声声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,一个高大的黑影,从灌木丛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。
秦俭凑近一看,惊叫了一声:“啊,你,你是燕京王?”。
“怎么着?想拿砖头拍死我?”大黑影冲过来,一巴掌就将秦俭掀翻在地。
…………
晚上十点。
东湖公园的中心广场,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。
平时这个点,广场上都会有固定的几十个老太太在这里跳《小苹果》。而今晚,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曲子还是那首曲子,跳舞的却是一个十八岁的清瘦小伙子,秦俭。
秦俭光着膀子,双手抱肩,发呆地站在广场中央。他全身只穿了一条红色短裤,和一双用生锈铁丝修补过的人字拖鞋,五颜六色的聚光灯,将他白皙的身体,染成青一块紫一块。
当《小苹果》的伴奏响起,一个混混冲了过去,从后面踹了他一脚,骂道:“妈的,还想用砖头拍咱们老大?”
五分钟前,秦俭以为藏在灌木丛里的那个人,就是跟踪自己的“狐仙”。没想到,走出来的却是一个身高一百八、体重一百八、连拉链都没拉上的——“燕京王”。
燕京王,掌管着东湖区大大小小十几条街的“生意”,上到赌场、歌厅、溜冰场,下到那些蹲在路边算命看相、象棋诈骗、手机贴膜的小个体。在整个东湖片区,没人敢不给他面子。
燕京王为什么叫“燕京王”?
首先,他喜欢喝燕京啤酒,而且一喝就醉。醉酒后的燕京王,还喜欢拎着酒瓶子,往别人脑袋上爆。鉴于这一点,每次燕京王喝醉后,他手下兄弟都只好开摩托车去接他,因为只有开摩托车,才有理由戴上防暴头盔。
“妈的,老子在那里打个太极,你就要拿板砖头我?……你眼里,还有没有没一点儿和谐社会的意思?”
虽然燕京王掌管着十几条街的生意,但在表面上,他还是一位居委会主任。所以,他那句“和谐社会”的话,其实是说给围观群众听的。
当然,燕京王说自己是在灌木丛里“打太极”,秦俭觉得也有道理。因为“打太极”为的是“阴阳互补”,而燕京王和那个车模躲在灌木丛里,干的也是“阴阳互补”的事。
“王主任,求您了,我真不知道是您啊?”秦俭带着哭腔说道。
“换成别人,你就能用板砖拍了?……跳,给我跳!”燕京王用手指着秦俭,勒令他跳《小苹果》。
“好好好,王主任,我跳,我跳!”
秦俭知道,燕京王罚自己跳舞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要是被他蒙上眼睛带去某个仓库,那基本就死定了。他不敢多想,赶紧跟着《小苹果》的节拍,扭动起他笨拙的身体来。
动作有些僵硬,舞姿也是僵尸级的,但还是有不少围观群众,热情地给秦俭报以掌声。
燕京王坐在一张藤椅上,认真地观看着秦俭跳舞。他嘴里叼着一支进口的高希霸雪茄,手里挥舞着一条崭新的万宝龙皮带,肥大的身体斜躺在藤椅上,跟着《小苹果》节奏一起摇摆,一条两斤半的金链子,闪闪发光,在他肥大油腻的脖子上不停地晃悠。
“王八蛋,不得好死。”
秦俭一边诅咒着,一边寻找自己的衣服。刚才,燕京王命令手下,拔光了他身上几乎所有的衣服。
突然!
秦俭在人群中,发现了一位白胡子老道士。路灯下,老道士赫然而立,仙风道骨,像是个出世之人。
秦俭抬头之际,老道士也看见了他。老道士微微一笑,然后右手轻轻一扬,甩出一个长长的拂尘来。
“啊,原来闪进那个黑胡同里的长尾巴的‘狐仙’,就
是这个臭道士啊?”
秦俭终于想通了。原来,老道士手中的白色拂尘,就是“狐仙“的那条“尾巴”。
……
三分钟后,《小苹果》跳完了,当秦俭再次抬头时,白胡子老道士身形一闪,突然不见了踪影。
接着,人群中闪过一道白光。白光速度很快,在杂七杂八的人群中迂回穿梭了一下。
那道白光闪过之后,仅仅过了两秒,躺在藤椅上的燕京王脑袋突然耷拉了下去。发现老大耷拉着脑袋,于是,两个左青龙右白虎的混混便走了过去。
“老大,这小子《小苹果》整完了,还要不要让他继续整一曲?”
“老大,你咋睡着了?”
“老大,你流血了?”
“老大,老大……咱们老大死了……”
东湖公园的中心广场,乱成一团。几百个看热闹的群众,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抱头而逃。远处开始有警笛声响起,秦俭在混乱的人群中,找到了自己的衣服。为了避开人群,不被燕京王的手下们发现,他慌乱地踏上了一条偏僻的小山路。
这条山路,通向一座黑山。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我的身上有条龙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甲骨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zlketing.com/book/81123.html